羊城晚報記者 凌越 通訊員 鄒宇婷
  完成大學學習本該高高興興畢業,但因第一次補考沒有通過,沒能及時拿到畢業證和學位證,參加研究生考試和就業都成了大問題,一氣之下,這名女應屆畢業生把母校告上了法院,索要畢業證和學位證。近日,在白雲區法院法官的調解下,雙方最終冰釋前嫌。
  二次補考通過
  埋怨學校不及時發畢業證
  今年,就讀廣州某醫科大學的應屆畢業生小袁,由於其未能按照學校有關規定通過畢業課程考核,學校根據《學生學分制學習管理規定》向其頒發了結業證。小袁在畢業後返校參加補考沒有通過,學校沒有給她頒發畢業證和學位證。
  小袁認為,其沒有順利通過補考是因為學校考試時間安排上存在衝突,學校在同意其再次補考並通過考試的情況下,應及時向其頒發畢業證、學位證。“沒有畢業證和學位證,將面臨不能參加今年的研究生入學考試網上報名,也面臨不能順利就業等嚴重後果,”小袁向法官表達了她的苦惱。
  今年9月底,小袁向法院起訴母校,請求法院責令學校在15日內向她頒發本科畢業證、學位證。而該大學認為,學校在安排課程考試時已告知學生如考試課程衝突可以提出改期申請,小袁在考前已知道課程考試衝突的情況,卻沒有提前反映,是其自身原因導致補考不及格,與學校無關,學校嚴格按照教育部頒佈的《高等院校學生管理規定》以及本校頒佈的相關治學條例向其頒發了結業證,原告在其後參加的考試屬於結業學生返校重修,並非補考,按規定其畢業證、學位證應在明年6月頒發,故不同意立即向原告頒發畢業證及學位證。
  承認自身過錯
  主動撤訴不再狀告母校
  白雲區法院受理該案後,小袁向法官反映,她正準備在今年10月末前報名參加研究生入學考試,請求法院在開庭前先行組織雙方調解,保證她可以報名參加研究生入學考試的權利。鑒於該案涉及小袁能否報名參加當年的研究生入學考試的權利,經辦該案的趙法官認真審查了該案,並迅速與雙方當事人取得聯繫。
  在趙法官多次組織雙方當事人見面協商後,通過背靠背及面對面的方式進行說理釋法。趙法官告訴小袁,她在補考時間的選擇上存在一定過失,對於補考成績不及格她自身有一定的過錯。同時趙法官也對學校做工作,學校作為教育機構,應當切實解決學生的實際困難,最大限度保障學生繼續受教育的權利。
  最終,小袁承認了自身存在的過錯,對學校的決定表示理解,並主動向法院撤回了起訴,表示不再起訴母校。學校也表示在不違反規章制度的前提下,願意幫助小袁解決實際問題,協助其報名參加今年的研究生考試。雙方最終冰釋前嫌。原告的母親還專程打來電話感謝法院為其女兒的前途付出的努力。
  凌越、鄒宇婷  (原標題:第二次補考通過後狀告母校發證不及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m34jmjzov 的頭像
jm34jmjzov

不織布

jm34jmjz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